生皮之翼的暗影东方之旅

早在电影发明之前,中国人就发展出一种非凡的动态影像艺术形式。皮影由穿孔和压花的生皮制成,并在透明布幕后用棍棒操纵,为皇帝和农村农民提供娱乐。伴随着音乐,皮影戏在婚礼上带来好运,在葬礼上提供受欢迎的消遣。

中国研究院的一个有趣的新展览“奇幻故事:陕西中国皮影戏”探索了这种起源于陕西省(中国中北部地区,被称为中华文明的摇篮)的丰富民间艺术传统。西方观众可能不熟悉皮影戏的传统故事情节或人物,但任何看过卡拉沃克剪纸剪影的人都会明白。

展出的 90 幅人物和屏风主要来自晚清(1644-1911)。它们在静态展示中分组,但很容易将它们描绘成闪烁奇观的元素。



根据该节目的目录,相互竞争的神话描述了皮影戏的起源。一个流行的传说认为,这种形式是为了在他美丽的年轻妻子去世后安慰汉武帝(公元前 156-87 年)而设计的。窗帘和蜡烛被用来在她的形象中创造一个移动的阴影,但无法接近的相似只会加剧皇帝的悲痛。

中国皮影是用牛皮经过雕刻、染色、熨烫和手工缝制,经过劳动密集型的过程制成的。由于生皮并非完全不透明,光线穿过木偶会给它们带来醒目的彩色玻璃效果。在中国研究院,一些木偶被展示在发光的稀松布后面,而另一些则被钉在展示柜的背面(大概是为了更仔细地检查熟练的皮革工作)。

头部和身体可以混合搭配以制作不同的角色。剧团通常带着一个装满木偶组件的手提箱旅行,这些组件可以配置为多次播放。

该节目的一个特别有趣的部分介绍了常见的字符类型。被描述为富有活泼的女性的人物戴着荆棘般的头饰和覆盖着雪花和牡丹的长袍。黑袍女,额头有深深的皱纹,符合恶人继母的标准喜剧角色。傀儡眉毛的倾斜可能是其性格的一个线索:例如,平眉表示文人儒雅,而垂直倾斜的眉毛则表示武士。

最丰富的细节是为代表神灵的木偶保留的。一个时间神殷元帅的身影,有着三头火红的头发,身上携带着不少于五件的饰品,包括天道尺和惊天印记。作为天上的契约者,这位神明在天上的府邸中监视着宫殿和房屋的建造。

动物,在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展示中,在中国皮影戏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通常是变形的精神。例如,在西游记中,猴子变成了一条水蛇,然后变成了一只五颜六色的鸟。六眼四翅的蛇,可不是一般的蛇。其他神兽还有腹眼天飞狮和壮丽的火龙。

皮影戏中人物的快速和戏剧性变形是由照明屏幕产生的空间和视觉错觉实现的。 (当木偶从银幕上退去时,它的阴影会变得更大更不清晰。)表演者还使用各种特殊效果:通过将烟草烟雾吹过细管来制造雾气,或者通过同时喷洒和点燃松香来生火。

其中一些效果可以在播放两部剧的场景的小视频屏幕上看到。运动的范围和微妙是惊人的。在浪漫的游园里,一个木偶温柔地抚摸着另一个人的脸。在历史军事重演中,三个英雄与卢布战斗,木偶抽烟斗,打开雨伞,用剑决斗。

皮影剧团可以从 500 多部戏剧中选择他们的剧目,这些戏剧往往与文学和中国戏曲密切相关。展出的作品包括改编自明代僧人玄奘印度朝圣小说的《西游记》,以及改编自古代传说中一位意志坚强的女子在怀孕期间与邪恶僧侣战斗的故事。

一种流行的类型是地狱场景。展览的一整面墙都专门展示了一部名为《两次拜访的阴间》的戏剧,这是一种但丁的地狱,其中一位学者特别参观了中国民间宗教中描述的曲折的黄泉。一个令人吃惊的生动场景展示了一个在油中煮沸的骨架人物(对敲诈和诽谤的惩罚);在另一个,被刺穿的血腥尸体在刀山(那些杀死人或动物的人的家园)上萎靡不振。正如汉武帝的传说所暗示的,皮影戏一直与来世有着密切的联系。

随着中国以极快的速度现代化,强调当代艺术家的工厂化生产,陕西皮影戏的传统正在衰落。这个展览为其继续存在提供了极好的论据。